全球地理信息网

您的位置:首页 >工程动态 >

64岁“镍王”即将收获人生第一个IPO

时间:2022-04-27 10:50:04 | 来源:澎湃网

纵观国内锂电行业,又一黑马企业寻求上市。

投资家网获悉,在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第十的瑞浦能源计划今年赴香港IPO,募集资金约10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下瑞浦能源正在寻求以近300亿元的估值,从新的和现有的投资者处筹集约30亿元的资金。

在瑞浦能源的背后,是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商青山控股。倘若瑞浦能源成功敲开港交所的大门,现年64岁的青山控股实控人项光达,即将收获人生中第一个IPO。

瑞浦能源赴港IPO一事,实际上早已露出端倪。

今年2月,青山实业与上汽集团举行战略合作及瑞浦能源项目签约仪式,正式宣布上汽集团领投瑞浦能源的产业轮融资,并成为最大的外部战略投资者,本轮融资金额达22亿元。

当时,市场一致判断,瑞浦能源将启动财务轮融资及后续IPO上市工作。而瑞浦能源接下来的动作,进一步坐实了外界猜测。

今年3月,瑞浦能源与温州交运集团签定增资协议,对方注资2亿元,资金主要用于瑞浦能源年产30GWh动力与储能锂离子电池及系统项目和渠道拓展、运营资金补充等。

进入4月,瑞浦能源再次寻求以近300亿元的估值,从新的和现有的投资者处筹集约30亿元的资金。据悉,瑞浦能源的投资者包括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商青山控股。

知情人士表示,在完成筹资后,瑞浦能源可能会进行IPO,这会帮助公司在香港筹集约10亿美元或更多资金。瑞浦能源仍在考虑,融资和IPO的规模和时间等细节可能或改变。

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信息显示,瑞浦能源已于4月7日完成股份制改造和名称变更,公司全名由“瑞浦能源有限公司”变更为“瑞浦兰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以上不难发现,进入2022年以来,瑞浦能源的融资节奏明显加快,同时进行股份制改造和名称变更,这一切似乎都在为上市做准备。

瑞浦能源成立于2017年10月,总部位于浙江温州,主要从事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单体到系统应用的研发、生产、销售,专注于为新能源汽车动力及智慧电力储能提供优质解决方案。

2020年7月,瑞浦能源首次闯入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前十,主要原因系批量供应五菱宝骏E200,随后顺势切入五菱宏光MINI EV的供应体系。
2021年,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TOP10的企业依次为宁德时代、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LG化学、时代上汽、孚能科技、蜂巢能源、亿纬锂能、瑞浦能源。

排名第十的瑞浦能源被业内誉为“锂电黑马”,伴随排名靠前的中创新航、蜂巢能源等纷纷冲刺上市,瑞浦能源IPO一事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企查查信息显示,股权穿透后,瑞浦能源的实控人为项光达。外界更为熟悉的,是项光达的另一重身份,即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商青山控股的创始人兼实控人。

虽然青山控股享誉全球,但项光达名下至今还没有一家上市平台。倘若瑞浦能源此番顺利登陆港交所,现年64岁的项光达,即将收获人生中第一个IPO。

在瑞浦能源赴港IPO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一切还要从项光达的人生经历谈起。

1958年,项光达出生于浙江温州,父母都是工人。从学校毕业后,项光达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温州海洋渔业公司从事机修,端上了世人眼中的“铁饭碗”。

因为聪明好学,外加吃苦耐劳,不到五年时间,项光达就从一名小学徒成功晋升为车间主任。

当时,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而来,作为沿海城市的温州经济发展十分迅猛,下海经商成为社会主流,头脑灵活的项光达也萌生了辞职创业的想法。

于是,项光达毅然决然抛弃了世人眼中的“铁饭碗”,拿出工作期间攒下来的几千块钱积蓄,和亲戚联手做起了汽车门窗制造生意。

通过市场考察,项光达发现当时的中国汽车,无论是进口车还是国产车,车窗、车门和其他配件大多都是进口货,不仅价格昂贵,而且维修不便。
针对以上痛点,项光达主动上门推销自家产品,凭借过硬质量和超高性价比,陆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订单,其中不乏中国一汽、广州标致这样的大客户。

上世纪90年代,项光达的工厂年利润已经达到千万级别。回忆起这段创业经历时,项光达自豪表示:“(当时)中国生产汽车,十辆车里七八辆的汽车门窗都是用我们的。”

直到1992年,项光达去德国考察,发现奔驰宝马的汽车门窗都不是外购的,而是自己生产的。项光达联想到,未来中国车企也可能自造门窗,自家的汽车门窗产品没有前途。

转型的念头就此产生。当时,不锈钢在中国还是稀罕货,基本依赖国外进口。中国虽然钢铁企业众多,但都不具备独立生产高性能不锈钢的能力,而不锈钢在工业制造中不可或缺。

1998年,项光达主导成立了浙江青山特钢,即青山控股的前身。经历一次次研发失败,青山特钢终于取得了技术性突破。

此后,短短2年时间,青山特钢年产值破10亿,成为浙江数一数二的民营钢铁企业,随后又成功入选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2005年前后,全球钢铁市场逐渐出现产能过剩势头,民营钢厂压力山大,青山特钢也不例外。

然而,项光达坚信制造业才是国家经济命脉,钢铁行业有无限潜能。在长达十几年的去产能周期中,青山特钢坚守主业,不放弃也不等死,每年至少拿出上亿元投入新项目或新技术。

在此期间,项光达将目光转向钢铁制造的成本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不锈钢生产原料中,成本占比最高的并非铁矿,而是起到耐高温腐蚀作用的金属镍,成本占比高达50%左右。

中国虽然是产钢大国,但国内镍矿资源十分匮乏,多年来主要依赖进口,海外镍矿巨头动辄提价,中国钢厂没少被外资“割韭菜”。

项光达为此头疼不已:“制造业,技术都可以学,但资源匮乏就特别难。”项光达想自己掌握镍矿开采权,但此事谈何容易,项光达只能默默寻找机会。

转机出现在2008年,当年众多跨国矿企遭金融危机冲击,项光达趁机去世界最大的镍矿出口国印度尼西亚“抄底”,成功拿下当地4.7万公顷的红土镍矿开采权。

接下来几年,项光达先后奔赴俄罗斯、印度、津巴布韦等国买矿建园。经过长达十年的运筹帷幄,青山控股在2018年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大镍生产商。

据青山控股披露的信息显示,其2021年镍产量达到60万吨,2022年要达到85万吨,2023年将跃升至110万吨。

而2021年全球镍产量为270万吨,青山控股的镍产量约占全球22%,成为国际镍矿领域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

手里有矿的项光达,也迎来身家暴涨,成为各大富豪榜的常客。2021年,项光达以个人身家210亿元成功跻身2021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名副其实的“镍王”。

这不仅是项光达或青山控股的胜利,更具有全局意义。青山控股对镍矿的大规模开发,让中国的镍相关制造业摆脱了被动地位,拥有了成本自主权。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成为全球汽车市场的主流,而镍作为制造三元锂电池的关键材料,成为各大动力电池厂商争抢的资源。

就连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也一直担心镍不够用,对外宣称“镍是我们最大的瓶颈”。有人直言,谁手里有镍矿,谁就捏住了新能源汽车电池的咽喉。

在此背景下,作为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商,青山控股进军动力电池领域算是水到渠成。2017年,青山控股旗下电池生产厂商瑞浦能源应运而生。

发展至今,瑞浦能源已建成温州制造基地和上海研发中心两大基地,产能已达26Gwh。瑞浦能源的下一个目标,是在2025年达到200GWh的产能。

为顺利达成目标,2021年3月,瑞浦能源宣布投资103亿元在佛山市南海区建设动力与储能锂离子电池及系统制造基地,规划年产能30GWh,该基地将助力其开拓华南市场。

2021年4月,瑞浦新能源产业基地项目签约仪式在温州市举行,该项目将于2026年完成投资,2027年全面投产,规划产能为100GWh,预计总投资300亿元。

今年3月24日,瑞浦能源再发消息称,青山实业和上汽集团强强联手、优势互补,共同投资55亿元联合在广西柳州建设20GWh动力电池及系统项目正式签约。

该项目依托青山实业在新能源电池研发和生产以及上游原料等方面的优势,以及上汽通用五菱公司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方面的优势,在柳州落地建设,并规划建成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园。

与此同时,瑞浦能源还在筹划出海扩产。2023年,瑞浦能源计划启动北美、欧洲等地区的海外研发销售和生产为一体的基地建设。

目前,瑞浦能源的主要客户包括上汽通用五菱、东风乘用车、阳光电源等,已定点客户包括PSA(标致雪铁龙)、一汽、吉利等。

2021年,瑞浦能源销售收入约24亿元,同比增长100%。交付近4GWh电池,其中,乘用车领域交付近1.8GWh,服务全球储能市场近1.5GWh。

2022年,瑞浦能源目标营收67亿元,在第一季度产能提升至26GWh。目前,瑞浦能源生产基地二期还没建好,就已经被广汽、吉利等20多家新能源车企抢着下供货订单。

背靠青山控股,瑞浦能源已经掌握了其他动力电池厂商梦寐以求的镍资源。可以预见,倘若本次顺利上市融资,瑞浦能源在国产动力电池领域的排名或将更进一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