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信息网—专业矿产地质,水利水电和全球定位系统的综合性门户!

您的位置:首页 >水利水电 >

水运文化 | 福州长乐莲柄港水利工程的变迁

时间:2020-11-29 12:31:02 | 来源:中国水运报

福州市长乐区莲柄港是福建省四大水利工程之一。其工程难度较大,历史上屡建不成。1926年在旧海军治闽时代,聘请上海金宝寿公司用现代爆破技术凿通龙腰山上面一段小渠,开始用机械抽水,但通水范围很小。国民党政府时期,曾两次修复该水利工程,但规模比较小,灌溉面积也很有限。新中国成立后,这个从旧政权接收过来的水利溉田工程,千疮百孔,百废待举。党和政府对其十分重视,先后拨款三百四十万元,进行了多次改造和扩建,以造福于人民。那么,我们本期就来回顾一下这项工程背后的故事。

凿山引水屡次失败

莲柄港因莲柄村出名。莲柄村在福州市长乐城区西南五华里处,附近有一座龙腰山,地势高耸,石质坚硬,挡住闽江江水,导致其不能流向长乐中部地区,所以中部地区农田缺水灌溉,旱灾频繁,地瘠民贫。

为了引水灌溉,早在宋徽宗大观年间(1107-1110年),长乐古槐屿头村人、龙图阁学士、前广东安抚使林安上(林舍人)居乡时,上书倡议开山凿港,引闽江水灌溉长乐东部平原。但由于石坚难凿,三年无成,林安上因此获罪。到了明朝正德元年(1506年),乡民再次联书请求续建莲柄港工程,仍未实现。明朝嘉靖元年(1522年),退休回家的云南布政使林恕,又打起兴修水利旗帜,和乡绅联名上书,要求对莲柄港水利灌溉工程进行续建,但因地方政府无心实施,导致林恕壮志未酬。莲柄港灌溉水利工程一拖再拖,难于成功。

近代建设几经波折

辛亥革命之后,北洋海军将领陈兆锵、长乐县知事吴鼎芬、福建省水利局和华侨商人林祖密等人,先后对此水利工程进行了勘察规划,林祖密甚至还邀请法国、美国、日本等国土木工程师前来设计,但也因横亘千米的龙腰山石质坚硬难于动工或施工失败而知难而退,无一成功。

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海军部长杨树庄兼任福建省长。他以在马尾办铸币厂所赚的四十万大洋,在长乐县龙门高氏宗祠设立海军长乐“莲柄港溉田局”,局长为马德骥,总工程师为杨廷玉,招募上海工程队开山凿渠。选择龙门村的二桥和莲柄港村的马林桥两处建设两座抽水厂,各安装四百匹马力抽水机一部,每机抽水高达8.5米。

第一抽水厂和第二抽水厂相距三千八百米,闽江涨入龙门港淡水被抽高到十九米后,通过龙腰山石渠,流到北山点分岐点,沿左右干渠傍山而行。左干渠经北山、鹤上、云路、渡桥直达漳港,长约五十华里;右干渠经岱岭、桃坑、沙京、屿头而达港尾,长约四十华里。渠底涵洞左线三十三个,右线二十三个,桥梁八十二座,分岐点闸门一座,左右线分水门六十八座。按当时海军当局所宣布的工程计划分两期进行。所以上述第一期工程于1929年3月完成,灌溉区域除了非耕地外计划六万亩,全部工程费为一百零五万元,其中用于开凿龙腰山岩石渠道的费用占去五十余万元。岩洞开凿最深处为25米。

由于海军溉田局工程费预算超支很多,原计划六十万,超支四十五元,负债累累。他们向灌溉区农民宣布,将在五年内收回投资和利息一百八十万元。决定采取累进增收水费的办法,不问受益多少,上等田第一年每亩交纳水费五元六角,第二年五元八角,第三年六元,第四年六元二角,第五年六元四角(当时谷价每百斤为二元七角)。

当地百姓不胜负担,大部分人交不起水费,当局便出动海军抓人、打人,激起民众强烈的反抗。旒峰、沙京等十三乡(村)老百姓联合围攻海军陆战队,把他们围困在沙京莲花山,导致陆战队员死伤五十多人,长乐县政府也一度被民军占领。随后,海军调派大批人马进行清乡镇压,杀死农民三十多人,烧毁七十多家民房,酿成骇人听闻的“十三乡惨案”。

由于当时农民的反抗缺少正确的领导,一部分群众盛怒之下,竟将第一抽水机厂、第二抽水机厂的机件全部捣废,也有一些流氓趁火打劫,导致莲柄港水利工程陷于停顿。从1931年到1934年之内,无人再议重修。直到1935年,莲柄港受破坏的工程才被修复。日军入侵长乐时又遭到破坏。1948年再次修复,灌溉面积仅一万六千亩。

灌溉通航终成现实

新中国成立之后,党和政府于1951年开始第一期莲柄港水利扩建工程。政府拨款一百多万元,把福建古田溪水电跨过乌龙江引到了长乐,并架设长达一百余华里的高压输电线,拆走了两部柴油机,改装五部大型电力抽水机,抽水马力提高了一倍。同时对渠道、闸门、涵洞、桥梁进行全面整修。左干渠修到金峰、岭南和漳港,右干渠通到古槐、感恩和三溪水库相接。改建和新建渠道三百六十二处(含陈塘港),长八十四华里。灌溉面积扩大到8万亩,受益范围从十三乡扩大到南乡大平原和北乡丘陵地带。后因机器老化,抽水有限,灌溉能力逐年下降,不能满足生产发展的需要。

到了1969年,长乐人民历经二十年的休养生息,人口从1949年的约23万人增加到约40万人,原本的水利工程再也无法满足急剧增长的人口对饮水、农田灌溉和航运的需求了,这一系列亟待解决的民生问题成了当时长乐领导班子成员心头难以言说的痛。为了解决这些关键问题,长乐县委开始了第二期莲柄港水利扩建工程。

首先,分别在营前上洞江口建拦河大坝和长八十五米的九孔拦水闸,将涨潮时间顶托进港的闽江淡流量储入营前至玉田的广袤港道之中。其次,便是凿通龙腰山隧洞。

1969年初,长乐县委做出郑重决定——凿通龙腰山隧洞,成立由傅恩沛任指挥、李金洪任常务副指挥的工程指挥部,下设行政办公室、工程计划股、材料采购股、机械施工队、隧洞进口与出口指挥所。工程师陈学棋带着助手,实地勘探,对龙腰山的地质结构面、岩性特征、赋水性等地质情况进行详细的记录分析,可行性报告出来了,施工设计图纸几易其稿也终于出炉了。

1969年12月1日,县委在莲柄港工地召开动员大会,工程随即破土动工了。机器的轰鸣声,山石的破碎声和冬日的寒风在山谷中回荡,如骏马奔腾,似战鼓频催,被龙腰山奴役了几千年的长乐人民终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英勇亮剑了。

当时没有先进的机械设备和爆破技术,而龙腰山又石坚难摧,工程队只能依靠当时简陋的设备和技术攻坚克难。施工时,先在隧洞上面约三分之一处开挖断面的一部分作为导洞,再逐步扩大开挖隧洞的整个断面。打导洞洞眼,密密麻麻犹如蜂巢一般,然后将装满炸药的雷管塞入洞内,爆破人员再将导火索点燃,之后认真数着爆炸的声响,等爆破声彻底停止后,打钻的技术人员继续钻洞,民工们开始清理爆破后的石块。大家配合默契,但工程进展缓慢,一天能前进三米就算是高效了。

而这样的高效往往伴随着哑炮突然爆炸带来的危险。有时,风钻手在钻洞,清理石块的民工们在有条不紊地运送石块,突然间就会听到一声爆炸声从洞里传出来,碎石四处飞溅,洞内浓烟滚滚,大家惊慌失措往洞外撤离。等烟雾一消散,惊魂刚定的人群又义无反顾地朝洞内进发,各司其职,好像刚才的爆炸声从来没有发生过。

一板车一板车的石块,硬是靠人力送上高达六米多的洞口上方。手上的皮磨破了,肩膀压肿了,但是大家还是干劲十足地将一车车石头运到了上面。

1972年3月20日晚上11时50分,历史的指针在那一刻定格。长841.2米,宽6米,高6.5米的朝阳洞横空出世了,营前港闽江的水以17立方米/秒的流量注入洞内。从此,每年8800万立方米的闽江淡水源源不断地流向龙腰山以东的平原。

从此,营前港淡水能从隧道自流到潭头、梅花、漳港、古槐等地港道之内。撤去了第一抽水厂,保留了第二抽水厂,让抽水时间从原来的四小时增加到二十四小时。又在渡桥、龙峰、湖东里、前董等乡修建四座中型电力抽水站,把从朝阳洞流来的和抽水站抽上的闽江淡水,送到仙岐红沙、梅花石壁、湖南大鹤和文武砂东山等沿海沙区,用于灌溉沙园,冲淡海滩盐碱地,为围海造田,扩大耕地面积提供丰富水源。

从此,莲柄港渠的灌溉面积增加到约十七万亩,就算是大旱之年,长乐全境大部分农田均能得到灌溉,水稻平均亩产达到一千二百多斤。

此外,莲柄港灌溉区也从全提水变成引、提、蓄结合的水利工程,闽江淡水入营前闸后一部分直接灌溉上、下洞江片区,一部分直接流向第二抽水厂,还有一部分经过朝阳洞汇入南、北洋片区。

莲柄港渠平时水位保持4.4米,能航行载重十吨的船舶。从1972年3月下旬开始,每天有十多艘客运小汽船,常川航行于沙京、东平、湖尾至营前之间,并和福州联运;更多的载货船舶和木簰、竹簰也通过朝阳洞开出营前港桥闸往返福州、长乐,水路交通十分便利。

朝阳洞引水隧道这一宏伟工程的建成,不但让长乐干旱地区的农田灌溉得到了保证,而且变单纯的水利工程为连接闽江、营前港和陈塘港航道网,对发展长乐内河航运、加速物资流通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